瓶子爸爸✨

三线女写手 只会拉灯不会开车。

看了更新简直甜的不要不要的
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互动 实际上仔细想想就会忽然想反复跳楼
轰总真的是对绿谷时时刻刻都很在意啊 最后那句“因为你意外地不太在意这些 会直接闯进来”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说“你会直接闯进我的心里啊”wwwww
真的求求他们俩赶紧去结婚吧我这个老阿姨已经要被hou死了
以及
轰总真的太帅了疯狂给轰总打call!!!!!!!!!!!

最新一集的一个小脑洞
我轰焦冻今天就是要把绿谷吹上天
(●°u°●)​ 」

【七夕贺文】26字母微题 #我在时光深处等你#



-中午好各位!七夕节趁乱发篇文章求个眼熟w

-第一次写26字母的我认认真真地翻遍了我的初中课本【严肃

-主线大概就是创塔两个人从确定心思到毕业分开最终走到一起的一个玛丽苏的过程w

-文笔小白!求各位大大眼熟!求意见求长评!!

-祝大家食用愉快!!

























Attractive有吸引力的

塔克米解下围裙的时候发现幸平正在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塔克米你的腰好细。”



Bashful害羞的

“3,2,1……塔克米再往幸平那边靠一点啦!你们离的太远镜头装不下哦——”

“啊啊…不好意思……”十分别扭的塔克米红着脸微微地往幸平那边蹭了蹭,忽然他感到肩膀一沉接着整个人都被对方拉了过去。



“现在可以了吧?”他听见那人这样说道。



Conclusion结论

“哥哥总是很在意幸平君的事情呢。”

“…………也……也许吧。”



Disappointed失望的

“幸平在哪儿??”急匆匆的推开宿舍的门,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少年此刻显得有些慌乱不堪,“我找了他一下午……”

“不用担心他那种人啦塔克米亲,”扎着双马尾的少女俏皮的冲他眨眨眼睛,“幸平他正在和小惠在厨房里研究菜谱呢。有什么急事吗?要不我去帮你叫……”



“……不用了我没事。”



Exchange交换

“mezzaluna现在是属于你的了幸平,但我迟早会从你手中夺回来,通过在食戟中战胜你!”



这样你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会不会多一些久一些。



Fight打架

昏暗的光线夹杂着微微潮湿的霉味,模糊中少年金色的眸子却亮得有些灼人。

“听明白了,塔克米是我的人——我看看你们谁以后还敢动他。”

手里的衣领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幸平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接着披上外套转身离去。



God上帝

“幸平创真你不要以为会有人永远追随着你,你不要以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

“你不要以为你是谁的上帝,你更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唔…………嗯啊……你松…………唔…………”



“…………可是你是我的上帝,塔克米。”幸平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眼前的人并伸出舌头满意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Humorous幽默的

塔克米一直都觉得一色前辈有时候是个很幽默的人。

比如当他拉着伊萨米的手认认真真地说:“我是直男,我不是基佬”的时候。



Impression印象

幸平创真总是会把鸡蓉土豆泥当成塔克米吃下去。



Junk food垃圾食品

塔克米安安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一边看着甄嬛传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手里的薯片。忽然间包装袋被一只熟悉的手抢走,刚想抬头抱怨一句什么身体却霸道的被那人圈住,接着温热的气息吐散在自己的耳边:

“以后不许吃这种垃圾食品。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Kiss接吻

幸平创真一点都不觉得意大利人在接吻方面有什么天赋。



Lock锁上

暮色苍茫。幸平创真拖着行李箱从房间里走出来,锁上门拔下插在门上的钥匙,然后注视着门牌上的303。

“如果想念这里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看的哦……只不过年轻人……眼界还是要更开阔一下才好。”慈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幸平感到鼻子一阵发酸。



“我知道的,文绪阿姨……”



缓缓地伸出手递过手里的钥匙,接着用力扬起一个幸平式的招牌微笑:

“那么,再见啦。”



Mix混合

那个执事,流氓。



Nuisance令人讨厌的人或事

幸平创真。



Ordinary普通的,平常的

幸平创真在众人醉意朦胧的时候偷偷溜出了酒席,然后他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塔克米。

迎面而来的风让他昏昏沉沉的头清醒了许多,迷糊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清晰,耳朵里嗡嗡的声音也开始渐渐消失。于是他走过去听见那人这样问自己道:

“幸平你从远月毕业以后打算做什么。”



“我啊……”幸平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注视着远方的灯火阑珊。“我想了解更多不一样的世界,想知道各种新的食材,新的烹饪法,我想多去现场看看,增加我的武器——我想见识更多我未曾见过的风景。”

“那我……”



“可是我不允许塔克米跟着我一起。”急匆匆的打断对方的话,幸平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臂,“塔克米你应该回到意大利,你应该和伊萨米在你们的饭馆里继续奋斗。你没有必要一直去追随某个人的步伐,你只需要平平常常的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

“…………”塔克米低下头避开幸平的目光。

虽然心中万般的无奈和不舍,可是理想在心中就不能止步不前。

他明白眼前的人的心情和他是一样的——这不就足够了吗。

这就足够了。





“我明白……”他抬起头,随机冰凉的嘴唇碰上眼前人的,一触即收。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



Previous从前的,以前的。

接到伊萨米的电话是在早晨八点钟的时候。通往意大利的火车在铁路上摇摇晃晃地匍匐着前进,幸平创真熟练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转头看着窗外。

“哟,伊萨米啊,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你最近怎么样?”

“还好了。你们那边还一切顺利吗?”

“…………我们还好……只是……”

“只是……?”



“哥哥昨天晚上稍微有些喝多了。他在睡梦中的时候一直都在念叨着你的名字——”

“我听见他说——他说他很想回到从前的日子——他说他很想你。”



Quarrel争吵

每次吵架完了的后果都是塔克米因为腰疼起不了床。



Romance浪漫

去年七夕节的时候幸平创真把塔克米约到海边然后放了一排窜天猴。



Scenery风景

“后来我去过很多很多地方——”

“我去过盛满沙子的土地,那里有热风还有眼睛明亮的女人。”

“我去过镶嵌在水中的村庄,那里有船只还有笑容满面的老人。”

“我去过满是雨林的岛屿,那里有根须浸在水中的参天大树还有凶猛的野兽。”



“嗯。”





“可是塔克米……我很想你。”





“……嗯。”





Tender柔软的

塔克米的头发。



Unexpected出乎意料的

湿漉漉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搭在额头和脸上,宽松的睡衣不知什么时候褪到了腰间。光滑的脖颈下连着精致的锁骨让你忍不住想凑过去细细地舔咬,不等你的身体作出反应忽然感到自己的衣袖被轻轻地扯住。



“创……创真……”

天蓝色眸子里的高傲早就被深深地淹没,此时此刻在这种暧昧的空气里那一双眼睛里只剩下了柔软的情欲。



“创真……”

他呼唤着你的名字,像是在嗔怪,又像是在催促着什么。



蓦地他忽然把头埋在你的胸口,双手悄悄地环上你的脖子。

“创真…………想……要…………///////”



Vegetable蔬菜

不要总想着吃肉,多吃菜才会长高。



Whenever无论何时

无论何时塔克米都想着要反攻。



X?

嘻嘻。



Young年轻的

年轻的我们有很多东西无法挽留。比如远走的时光。比如你。



Zenith顶峰,顶点

幸平创真想到一个告白的新方法,就是在跳楼机升到顶端的时候大声喊出“我爱你”。



可是等到跳楼机升到顶端的时候他已经被吓得昏了过去。



-fin-

感谢阅读w

【创塔】#醉色#


-早上好各位这儿是瓶子w

-看了更新之后的产物一个晚上不知道胡言乱语了些什么……【我真的真的很激动

-小甜饼一发结束啦 祝大家食用愉快w

------------------------------------------------------------------
#醉色#
cp:创塔

漆黑的小路上从远处传来橘黄色的光,紧接着公交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尖锐的刹车声跌撞而至。又是一辆班车驶入了站点,车门颤颤巍巍地打开,有几个人匆匆走下车子,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幸平创真走在这条队伍的最后。他有些迷茫地站在车站的车牌下看着公交车重新启动,接着扬长而去。地上有几片枯叶被卷进了车底,最后便是支离破碎。
深秋的风钻进他的外套,刺激得他打了个冷战。于是他清醒起来,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正好是十一点整。他忽然感觉胸口仿佛被堵住了一般,闷闷的十分难受。他叹了口气,裹紧衣服,加快步伐往前走去。

没走多久幸平便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驻足在不远处昏暗的灯光下。他眯了眯眼睛,不知为何却看不清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他愣了一会儿,接着迈开步子三两步跑过去:“塔克米,抱歉我来晚了。”
对面的人眼底先是闪过了一丝惊喜,接着便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怎么回事啊你,都迟到半个小时了——要是下次再这样的话,我就不等……”

话还没说完塔克米忽然感到双臂一疼,接着被一股很大的力道摁在墙上,肩膀上的包被震到了臂弯处。他有些生气地抬起头想要嗔怪对方一句什么,结果下一秒就被含进了幸平铺天盖地的吻里。
这是一个不同于平常的那种不痛不痒的吻——它过于激情和热烈。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烧灼着自己的嘴唇,贝齿,舌头,所到之处都留下惊人的滚烫。塔克米感受到对方有些颤抖的气息,像是一只饥饿的猛兽忍耐了很久才得到了心爱的美食一样的感觉——这是一个俗气的比喻。柔软的嘴唇霸道地吮吸着每一个角落,仿佛要把塔克米整个人都吞下去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塔克米觉得他马上就要窒息的时候对方才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他有些脱力地扶着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感觉整张脸都烧了起来。“混,混蛋……你都知道你刚才干了些什么吗……咳……”
“对不起。”幸平垂下眼帘,收紧双臂将塔克米搂在怀里。“我没有忍住。”
“……流氓……”塔克米显然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坏了,红着脸眼神到处乱飘着,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没有。”幸平把下巴搁在对方的肩窝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幸平?”
“…恩?”
“你是不是喝酒了?”
“……一点。”


塔克米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真是没有想到平常那么大大咧咧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学会了借酒消愁。

“喂,我说……”塔克米推开对方强迫他的眼神对上自己的眼睛,“你最近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他低头道。
“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啊。说不定我还能帮到你。”


听到这话幸平忽然抬起头来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盯着塔克米。
“是有事情发生……而且是很大很大的事情。”


“哈?”
塔克米没有想到幸平突然会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对他说话。“咳,咳……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

“真的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塔克米怔住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幸平露出这样的表情。
在他的记忆里幸平似乎一直都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都不能难倒他一般。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对手都能抱着必胜的决心,即使是失败了也能笑着说出来:不过我总结到了这些宝贵的经验。

可是如今的幸平站在自己面前,眼里尽是迷茫和无助。
塔克米觉得心底忽然涌上来一种不知名的感觉——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知道,原来这种感觉叫做心疼。

秋风不断从他们身边刮过,扬起对面人额前的碎发。

“我很苦恼——我感觉总是会有什么东西扰乱我的思绪——不管是吃饭,睡觉,甚至是研究料理也不能完全集中注意力——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甚至怀疑我是生病了。”
“可是每当这种时候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你的脸——我就会开始很想很想你。”
他的声音很轻,但却很坚决。塔克米知道,幸平不是再和他开玩笑。

“笨……笨蛋……你知道你都在说些什么吗……”
“我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塔克米。我很清醒。”
“……”
“我今天再来找你之前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告诉你这些事情……可是一看见你,我就觉得我好像就失控了。对不起。”
“……我又没有怪你你道什么歉……”
“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塔克米。我已经……”






“你真是个笨蛋啊幸平。”塔克米忽然急匆匆地打断了幸平的话。“你不仅笨而且还迟钝——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今天找你出来是干什么的吗。”
“…………?”

塔克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
“我是说……也许……我们……可以……试试。”


“试试什么?”幸平急着回问,希望所得到的答案是他期盼已久却又不可奢求的。
止了话语,两人都红了面颊,亦或是灯火的照耀。塔克米上前一步把头抵在幸平的颈窝,只余下喘息,温存而厚重的喘息。

他说,“你应该明白……”
-Fin-